北京龙庆峡风光旅游区



 
传说故事

http://bjlongqingxia.com.cn:80 旅游指南  2011年7月25日

1.金刚寺藏宝 2.天池 3.造钱炉的传说
4.天池和神蛤蟆 5.魔王树下的仙人棋盘 6.微雨小漓江

 

金刚寺藏宝

    金刚寺何年所建,毁于何时?是个谜,而金刚寺藏宝就更成了谜中之谜了。有流传下来的两句民谚:“就口金缸露着沿,九把金钁露着鋬”,讲的就是这个故事。
    相传,占了西大寨山的强人窦尔敦,在气数将尽的时候,把掠来的大量金子铸成了九口金缸和九把金钁,埋藏在金刚寺的山上。怕走漏消息,杀掉了寺内的僧众。但当时,有个很机灵的小和尚趁乱钻入了水缸里,用舀水的葫芦瓢扣了头,躲过了一场劫难。之后,趁天未亮仓皇逃命去了。
    过了些年,寺里先后来了两个和尚。先来的老和尚念经做功课;后来的年轻和尚打水、扫院。两人一口锅里搅马勺,话语却不多,各个各的。那个老和尚晚饭后,总是从寺里出来向东边得山坡走一段路,口里还念念有词。到了夜间,早早地关了门,点上灯,朝一个小本子上画些什么。但他的所作所为都没能逃开小和尚的眼睛,就在小本子画满的第二天,小和尚在饭里下了砒霜。老和尚吃下饭后,疼痛难忍,眼看自己不行了,就挣扎着打开箱子,拿出那个小本子,送给了小和尚,并断断续续地交代了自己的身世。者和尚原来是窦尔敦手下的一个小头目,几年前的那天夜里,是他指挥手下人埋的宝,并下令杀死寺内僧众。他也早就看出这个小和尚一金刚寺的关系,所以为了赎罪,他才在临咽气时,交出四级通过会议和勘查绘制出的藏宝地点图。
    这小和尚其实也早就认出,老和尚就是几年前夜里指挥藏宝有下令杀死僧人的头目。因此,平日里就留了心。每天夜里,他都站在老和尚所住僧房的窗外,从舔破的窗洞内偷窥老和尚绘图,待老和尚绘完最后一张,他思想,这回准有把握了,才提前动手,饭里下毒。
    老和尚一死,小和尚掌握了藏宝图,心里高兴得不行。吃饱了饭,扛着家什,按图中所指,连夜去掘宝,没费多大功夫,就找到了藏宝地点。小和尚把灯笼挂在树杈上,吭铿哧哧地干了起来,刨着刨着
就忘了怎么挖才顺当的口诀,就得扔了钁头,翻小本子,那小本子的纸精薄,手指头捻不开,只得沾唾沫捻,就这样边刨,边沾唾沫捻看本子。干了不到半个时辰,小和尚肚疼如绞,满地打滚,知道自己块不行了,赶忙把小本子撕烂,扬下峡谷。小和尚稀里糊涂地死了,他根本不知道,那老和尚,为防不测,在本子的纸上涂了比砒霜更毒的药,而小和尚翻纸沾唾沫时,不知不觉地把毒药吃进肚内。
    两个和尚死了,金刚寺藏宝就成了一桩悬案,但“九口金缸露着沿,九把金钁露着鋬”的民谚确流传下来。
又过了许多年,寺庙里又住了一个和尚。一天,来了个南蛮子,这南蛮子围着金刚寺的山转了几圈后,对寺里的和尚说,这寺东边的山上埋着宝贝,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讲,等我把宝挖出来咱俩一人一半。和尚爱财,忙问取宝的方法,南蛮子说,你跟我来。和尚跟着南蛮子来到寺西边的崖头上。南蛮子指着一丛苦梨树说,你看准了,这丛苦梨树共有九棵,我用的是从左边数的第七棵,而且你必须记死,今年霜降那天,太阳要未升,天正泛红的时候,你用斧子砍下第七棵苦梨树,我用它做钁把,到时即可挖宝。南蛮子临走之时再三叮嘱和尚,和尚也再三表示牢记在心。
    金刚寺的和尚抠着手指头计算霜降到来的日子,也就是霜降要到来的头天晚上,来了个香客。这香客和和尚攀起来时老乡,老乡见老乡自是亲热,和尚做了几样素菜,为老乡下酒,经不住老乡几劝,和尚也动了杯,两人你一杯,我一杯,直和到三星西斜,两人便都醉的呼呼大睡。和尚一觉醒来,已是日上山头,方恍然想起南蛮子的嘱托,心里说,坏了,可又一转念,时间差的好不太多,这时砍的苦梨树,也许还能用。和尚边提了斧头砍下了西崖头的第七棵苦梨树。快到晌午时,南蛮子准时到了,把砍下的苦梨树修理一番,按在䦆头上。两人到寺东边的山上,开始挖宝,刨着跑着,碰到一块石头,南蛮子一运力,钁把就嘎巴一声断了,南蛮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对和尚说,这苦梨树,不是太阳泛红是砍下的,你骗了我。和尚一看南蛮子鬼机灵,也就实话实说了。南蛮子一听,长叹可口气说,你真是个福薄之人。南蛮子说完,撇下和尚,头也不回的去了。
    金刚寺藏宝的传说,一代代的流传下来,至于宝是否已被人取走,也其说不一。现在,在寺东边传说中的藏宝之地,生长着数百株大杏树,枝繁叶茂,给传说抹了一层朦胧的色彩。

 

天池

    神仙院庙左侧,有一石盆,盆内有水,取之不尽。
    相传,这石盆是庙里一个姓范的老道凿的。范老道凿这个石盆,出于一片道家的善心。每年三月三的庙会有上千人上山来,庙里那点存水不够饮用,于是他就开凿了这石盆。他也没想到,自己凿的这方大石头下面,正是水脉,原打算凿倒三丈三尺深,没想到刚凿倒三尺深时,就凿出来了,若继续凿下去,那水可就大了。
范老道在神仙院叮叮当当地凿石盆,有一位仙人不自在,谁?住在据此三十里外松山八仙洞里的何仙姑。何仙姑想,道行我比你深,名气我比你大,可这赶庙会的人却都奔你神仙院去,闹得我八仙洞门前冷落,将来你石盆凿得了,有水用了,我这里更一个人也不来了。何仙姑越想越来气,便化作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,提一蓝香供,头上罩块花手绢,悄悄地上了神仙院。
    范老道干这活时,力求做到六根清净,所以就用席子围了一圈,以防赶庙会的女香客,凑趣添乱,自个收不住心性,毁了工程。何仙姑上的山来,老远就听到叮当作响,暗自一笑,径直奔席子围而来,掀开席子一角,露一张盈盈笑脸。范老道正干的热火朝天,没看见有人到来。何仙姑又轻轻叫了一声:道长好忙呀!范老道侧头一看,是个很端正的女人,便低了头说声:女善人烧香在庙里。何仙姑钻入席围子又叫了一声:道长。这一声,把女人的魅力全都用进去了。范老道一下子把持不住自己了,手一松一锤打偏,铁钎子出溜到泉眼里去了,如果在换另外一把钎子继续凿,那滑落的钎子,只能顺着泉眼出溜,山多高,水多高,能把山凿到底。范老道叹口气,只好作罢。
    天池的水,都是从钎子周围的缝里冒出来的,仅冒出这点水,也足够杆庙会的人用了。

 

造钱炉的传说

    龙庆峡造钱炉的传说,有两种。一种说法是,有人在造钱炉山洞铸私钱被发现,等官兵来捕拿,已是人去洞空,只丢下几千斤生铁和铸私钱的工具。还有一种传说是这样的。
    也是咸丰年间,山下村里有这么哥俩,哥哥叫大喜,弟弟叫二喜,大喜和二喜平时的营养就是围炉打铁,大喜膀大腰圆,有的是蛮力,二喜脑袋活泛,出不尽的点子,哥俩搭帮,铁匠活儿就做得格外漂亮,附近十里八村,很有些名声。有一年,天灾人祸,日子艰苦,县城里,官家米烂陈仓,村子里却经常死人。一天,打了一阵铁后,大喜叹口气说,就这样干下去,甭说娶妻生子,恐怕连哥俩,也得叫饿狗给扒了,简直是没法活下去了。二喜眼珠子一转,趴在大喜的耳朵说了一番话,把个大喜惊得半天合不拢嘴。二喜又说,咱们就豁出去吧,只要有了钱,不但能买到粮食,什么都不用犯愁。大喜说,这叫人知道了,可是杀头的事儿,二喜说,那你就等死!
    大喜和二喜又仔细合计一番,哥俩带上打铁的家伙,就进了九曲河山谷,选来选去,选中了一个山洞。这山洞长得也怪,在洞里生火,那烟却从山顶冒出去,山顶的树木又茂盛,所以很难被人发现。
二喜精心地铸了钱模子之后,哥俩就叮叮当当地干了起来。第一回造了贰佰个钱,哥俩腰里掖着家伙,去县城碰运气,没想到什么麻烦也没遇到,顺顺当当的买了米、肉和其它东西。哥俩一看事情成功了,胆子也就大了起来,连天昼夜地干,造出了几千‘几万的钱。自己花不掉就帮助亲戚,施舍给穷人,这价钱越到,就越容易被人看破。
    再说,这大喜有了钱,胆子也壮了,一来二去的和县城东街的一个小寡妇有了瓜葛,一夜夜的不回来。二喜就劝大喜,少拈花惹草,别弄出事端来。大喜与小寡妇正在兴头上,兄弟的苦心相劝,权当了耳边之风,一点也没听进去。再说,他给小寡妇大把大把地花钱,今儿买这个,明儿买那个小寡妇虽然沾了便宜,但心里又起了疑,最初,她想大喜不过是个昼伏夜出,打家劫舍的强盗,几次想问,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去。
    凡这寡妇,一旦守不住,相好的就不是一个人。也该大喜出事,小寡妇的另一个相好的,正是县衙师爷。一夜,师爷来睡小寡妇,正见小寡妇叮叮当当的数钱。师爷一琢磨,不对呀,就说她有几个相好的,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钱。师爷立时变了脸,追问小寡妇钱的来路。小寡妇以为师爷吃了醋,搔首弄姿的哼唧了一番,一见师爷还没有笑脸,心里没了底,只好一五一十的吧大喜兜了出来。师爷是个精明人,一想一个山野村夫,哪儿来的那么多钱?他一下有联想到,近些时县仓里的粮食卖出去的特别多,就拿起一枚钱,凑近灯火仔细看过几遍,不禁失声叫道:假钱!师爷知道了事情严重,叮嘱小寡妇要严守秘密,一旦大喜来了快到县衙报信,否则,有杀头之罪。师爷也没跟小寡妇温存,连夜禀报县令。
    几天后的一个夜里,大喜从小寡妇的家里被捉拿归案。严刑拷打,大喜也没供出兄弟二喜,县里结案,报道宣化府。宣化府很快批下案卷:私铸钱币,就地腰斩。行刑之日,大喜神色不变,趟着大撩自己躺在铮亮的铡刀下面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大喜,的身体被铡成两段,肠血遍地。大喜沾着自己的血,在地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三个字:造钱炉。

 

天池和神蛤蟆

    神仙院有个大石盆,是当年范老道凿的,别看只有三尺深,每年三月三来赶庙会的人,却用不干。
    石盆凿成不久,有一天晚上,正是百鸟归林,日落西山的时候,范老道惊讶地发现有一只娇绿的蛤蟆,从石盆里饮完水蹦了出来,神仙院这麽高的山,那来的蛤蟆?他很纳闷。之后,每天,那只蛤蟆都在这个时辰来饮水。
    有一年,山谷里发了洪水,那水大的邪乎,都快漫到神仙院的半山腰了。范老道平素积德行善,道行还深。可站在神仙院的山门前,眼看滚滚的洪水,冲出山口毁了村庄,淹了庄稼,干搓两手一点办法也没有。他正在为难,就听“噗”的一声,从石盆内蹦出那只蛤蟆,它蹦到范老道跟前,挤挤眼,点点头,转过身,一总跳下山谷。范老道不错眼珠的盯着它,那只蛤蟆进水后,像气吹似地膨大,一会儿,就长成小山那么大了。只见它,冲着洪水,张开大嘴,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。震得神仙院都直晃荡。功夫不大,山谷里的洪水就小了。范老道这才明白,那原来是只神蛤蟆。
    从此,那只神蛤蟆就再没回神仙院,只有那个石盆留下来,人们就管石盆叫天池了。

 

魔王树下的仙人棋盘

    神仙院山顶后边的悬崖上,从峭壁的缝里长出一棵松树,这棵松树可有年头了。据史志记载明崇祯年间就有了这树,叫魔王树。魔王树下有一块石头伸出半空,石头上画着棋盘,棋子也是石头的,可以推移,却拿不走。
    话说早先年山下村里有个叫胡四的,这胡四不是农桑,专采草药,神仙院左右山山岭岭都让他踩遍了,而且别人瞧着眼晕的地方,他能爬上去,别人爬着上去的地方,他像走平道似的。有一年,这胡四想掏魔王树下山洞里的五灵脂,正在他栓好绳准备朝下滑去时,低头却看见有两人在仙人棋盘上下棋。这两人都是白胡须老头,一穿紫衣,一穿白衣,而且都打坐在棋盘边上的荆条从上,那荆条丛甭说做人,就是落上只鸟特会晃荡不停,可俩老头坐在上面谈笑风生,车来马去,杀得开心,坐得稳当。胡四知道遇上了异人了,大气也不敢出地盯着。他也是个棋迷,心渐渐地就入了棋路,紫衣老头出错一步棋,胡四失声叫道:真臭!拱箤呀。俩老头一惊,台脸瞧见了胡四,他们相视一笑,对胡四说:有缘,下来吧!胡四胆子大,抓着绳子就要下,白衣老头扯了片荆条叶子朝胡四一扔说:座这个下。胡四座在荆条叶子上一闭眼,果真飘了下来,他就座在边上观棋。过一会,紫衣老头从袖子里摸出两个紫红紫红的大李子,给白衣老头一个,自己塞在嘴里一个,两个老头一边吃李子,一边下棋。也没有让胡四,胡四心里挺生气。俩老头吃完李子,吐出了核,扔在棋盘边上。胡四正渴得厉害,也不怕笑话了,乘老头不留神,抓起一个就赛在嘴里,那李子核异香扑鼻,含一会儿,就口舌生津。胡四伸出手又摸那个李子核,就听白衣老老头眼皮不抬地说:人不可贪得无厌,让你吃一个,这就是仙缘了,看看你腰间的绳子。胡四低头一看,腰间勒的麻绳只剩一圈灰印了,便央求老头把它送上山顶,俩老头只下棋也不搭理他,胡四就又磕头又作揖,鼻涕一把,眼泪一把地哭诉家里有老婆儿女。白衣老头叹口气说:今儿个,我们老哥俩在这雅会,没料想叫你碰上了,本想带你也成个仙,没想到你肉眼凡胎,俗念不净,白衣老头说完顺手扯下一片荆条叶,等胡四坐上了,抬手一指,胡四就到了山顶。胡四找自己带来的䦆头,只找到一个小锈铁疙瘩,忙去神仙院问老道,老道正在闭目诵经,只说了句:仙人500年才下一次棋,还让你给看见了,福分不浅。
    胡四下山回家,却找不见原来回家的路了,好不容易走到村口,碰见一个背筐拾粪的老头,忙上前问道:老大爷,胡四家怎么走?老者抬起脸说:胡四是我爷爷,38岁那年进山掏五灵脂,一去没回来,我今年都85岁了。

 

微雨小漓江

    许是偏心的造物主构造阳朔山水时,不慎甩落到塞外的一滴灵感,许是北归的候鸟衔来的一枚刘三姐歌声的音符。
小漓江美。
    微雨中的小漓江更是独具神韵。它像一滴浓浓的水彩,滴到宣纸上,慢慢地侵润出那山那水。令人不由不叹佩,国画里米点山水技法的绝妙。
    那雨像绢丝,又轻又细,柔柔地飘洒,给人毫无淋漓之苦,却觉得像一个幽静的恋人刚刚出浴,披散着秀发,用她润润的、烟雾状的情感,在亲,在吻,在幽幽地撒娇耍憨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小漓江的水,绿,莹莹的,似消融了大山生命的底蕴,而凝成的一块无瑕的翡翠。它清澈犹如歌德笔下少女绿蒂的明眸;它静,静得那明眸仿佛无时不在脉脉含情地凝视着,传递无声的心语。微雨飘洒,水面并不见明显的涟漪,仅微颤出不易察觉的丝丝缠绵。
    于是,一柄柄伞,如花舒展。一朵黄。一朵红。一朵粉。一朵紫。或于水面颤颤摇曳;或偎崖根凝寂不动。仔细谛听,于那绚丽缤纷之下,传来或轻或重,一声声幽静而甜蜜的“拔节”声,湿漉漉的。偶或,一条耀眼的银亮,跃出明镜般的波面,便荡漾出一轮轮的纹痕,似那受了惊动的心波,扩散着圈圈羞晕。继之又陷入空空的静谧。
    峰会水转,船在前行。正摇浆间,倏地眼前铺一扇浓重地阴翳。猛抬头,危岩兀立,怪石嶙峋,如堕似坠,怯怯的目光收不拢,便不由投向高处。天空仅余一线湛蓝。两岸的重峦叠嶂,似披了柔曼的轻纱,于若有若无之中那一抹抹青色,或浓或淡,惝恍迷离。若有习风撩动轻纱,就显露出山的万千意态。或像老人伫立天表,屏息敛神,或像巨兽做扑张之势,或如玉笋拔地而起,争高直指,或似村姑攀肩附耳,掩面戏嬉。于阳刚之间,又不失风流婉约。
    间或,一株夭矫的老松,挣扎于悬崖的缝隙之间,如古僧,用墨绿的针状 谶语,暗示人间的玄机;或一只苍鹰,于空间,近褐色峭壁静静地悬浮,如点缀的一颗黑色的美人痣。远处,那陡缓有致的也坡上,放牧人,顶草帽,披蓑衣,立如闲鹤,纵任牛羊俯首摆尾,啮啃一片闲静的时光。
    那满山的苍翠,绿意蒙蒙,欲淌欲滴,欲湿人衣。
    小漓江。水光映山影,山影摄水光。山是固体的水,水是融化的山。日精月华,山水分娩出个空灵的意境。微雨,又罩一层烟似的迷雾。
 〖 关闭本页 〗  

北京龙庆峡风景区 延庆县旅游局 北京旅游信息网 北京网站建设 国家旅游局
|
|
|
|
|
|
北京龙庆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   龙庆峡旅游咨询电话:010-69191020   传真:010-69191422
京公网安备:110229000054  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京ICP备05018493号